在下十九有何贵干

一个下笔难产决定不写任何东西的懒癌叶吹——请无视在下吧我说

小练笔的原创GL☆

暴风哭泣。想到要把这个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小练笔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楚绮夏这个以前爱到骨子里的女儿被忘掉的时候了……希望在时间轴已经不能回头的今天,楚绮夏的女孩还能记得她仰慕过的楚老师曾经极尽美好的样子吧。真想哭,楚绮夏早就只剩一抷黄土了。以下是正文……个鬼啦,正什么文啊,是个不知所云的片段啦……

安雅忽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腾得一下站起来,灯光下干净却严肃的眼神透过镜片紧紧盯着楚绮夏。

楚绮夏坐在沙发里,被安雅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后仰脑袋。毕竟少年心性,安雅自己心里一丝不苟的神态在对方看来完全不同,年轻女孩尽力板起的脸和她略带稚嫩的面容结合在一起让楚绮夏稍微觉得有点好笑。未成年的姑娘虽然身高比她矮了一截,但是在这样的姿势下,她也只能堪堪抬起头,仰望对方在阴影里看不真切的绿色眼睛。她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喂,别一惊一乍的,我说,我的小小姐,请你坐下——时间够晚了,你该睡觉啦。”

安雅不答,只是直直望着她。楚绮夏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更长地叹了口气,试图伸手按住她的肩膀使她坐下,却被安雅迅速握住了她涂着红色指甲油保养得光洁修长的手指尖。

“坐下,坐下……有什么话坐下说,小姑娘——”

她的话被安雅更热烈的声音打断了。

“——我看见你口袋里露出来的麻醉针了!我这次可是真真切切地看见它了!楚老师,我看见它了!虽然现在它没在你兜里……”

她的声音急促而欢快,绿色眼睛里闪烁着某种楚绮夏看不懂的光芒。年轻女孩兴奋的眼神让楚绮夏微微晃神——可是真漂亮,她想。安雅急切地伸手去探她的口袋,见楚绮夏一时没有动作,就当年长的女性默许了她失礼的行为,将她衣服侧面的口袋探了个底朝天,直接露出了衬底的白布。

“——虽然它们现在不在你口袋里,但你就是76号的那个医生!你就是那个医生!”

十年热血写信仰,荣耀永不散场。

感谢遇见最了不起的你。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喔!